http://www.dswww.cn

刘广兴与刘耀勋烈士陈列馆的故事

     CCTV央视微电影中文频道一线聚焦浙江武义讯(通讯员:鄢东良 王东方 )在浙江省武义县有这么一个人,从2007年发现武义辛亥革命先驱刘耀勋烈士事迹,到三易其址、四度筹建、历时五载,于2014年建成“刘耀勋烈士陈列馆”,到现在为使陈列馆的教育价值得以发挥和传承,仍然日夜奔波操劳,13年来“为伊消得人憔悴”,不仅没有一丝一毫的后悔,反而更多的是对烈士的崇敬。他就是1964年出生于武义县熟溪街道溪南村的刘广兴。
      2007年冬,刘广兴牵头并主持《武义西刘氏宗谱》的重修工作。因老的《刘氏宗谱》在“破四旧”时基本被烧掉了,相差资料一时无从查找。刘广兴等外出四处寻找可能留存的家谱,找了三天,终于在茭道镇一户人家里发现了9册老家谱(另遗失一册)。从这些家谱中刘广兴意外发现了武义辛亥革命先驱刘耀勋烈士的大量珍贵史料。这些史料包括刘耀勋殉国后,于民国初年由国民政府地方当局主持的一些纪念活动以及社会各界的挽联等,在以前的史料中从未发现。
 
      刘耀勋(1866~1907),字佐斋,幼名三清(三春),同治五年七月十六日出生于武义县城善庆坊(刘宅巷)。他自幼聪颖好学,博览群书,20岁补博士弟子员。28岁时,赴金华丽正书院(金华一中前身)就学,次年考试,取得一等第三名,被选拔为廪贡生。此时的清政府及其科举制度都已走向末路,革命风潮四起,刘耀勋以投身民主革命而彪炳青史。
 
      刘耀勋身材魁梧英俊,为人正直豪放,胸怀大志,热心家乡社会公益。在襄助修复熟溪桥中,精明能干,受到知县赞赏,命其襄助汤俊勋经理县育婴堂。他将育婴堂田产租谷一一查清。汤俊勋觉得豪绅不好对付,卸任退出,刘耀勋便独自担当。
 
      光绪二十四年(1898)武义荒歉,刘耀勋受知县委派,赴绍兴采购粮米,以赈济饥民。面对重任,他放弃府试的机会,欣然应命,购米平粜,助贫民度过灾年。嗣后,他创办县养正学堂,任校长,并领头筹造南湖的余庆桥。由于公正办事,不辞劳苦,使他在武义城乡赢得很高声誉。
      刘耀勋能文能武,“驰马试剑之技无所不工”,而且能书善画,当时的寺庙、宗祠、凉亭、溪桥的匾额和对联,很多是他题写的。下杨石拱桥现留有他写的“安济桥”三个刚健有力的大字、白溪徐氏宗祠大门口与祠内戏台石柱的楹联,也是其手笔。
 
      后有《刘佐斋先生传》记载:刘耀勋“平日对于地方公益之事,知无不行,行无不力,计其一生所经营筹划,为吾辈所钦仰者,难以枚举。其事功最著者数大端,如经理熟溪桥也,创造南湖桥也,经董府城隍庙也,创办养正学校也,虽班班善举不专赖先生一人,而惟先生之力为最多”。
 
      刘耀勋深慨满清腐败,政治不纲,有志于革命伟业,但无从着手,百思不得其解,壮志难酬,于是一度沉湎于鸦片烟雾之中。当孙中山领导的革命风潮兴起,其民主革命思想传播到武义之后,他一反常态,积极结交社会志士,多方探听革命消息,每有所闻,备感欢欣鼓舞。以孙中山先生为首的同盟会连续组织武装起义,推动反清斗争的兴起,各地秘密会党活动纷纷展开,这使刘耀勋看到了民主革命的前进方向。
 
      金华地区影响最为深广的秘密反清组织“龙华会”,于光绪二十七年(1901)五月十三日在金华旌孝门头的关王殿正式成立,有三四百会众参加成立大会,公推沈荣卿为正山主,张恭和武义的周华昌为副山主;金华府所属八县均设分部,共有党徒2万多人。1905年秋,由革命党人徐锡麟、陶成章创办的绍兴大通师范学堂,成为浙江各地会党的联络点和骨干训练场所。
 
      龙华会武义会主周华昌,原名金海,字安澜,廪生,祖籍仙居,光绪二十年(1894)迁居武义。在刘耀勋的支持下,在县署前的街面开设一爿酒店,以便于联络会党和各地志士往来歇息。刘耀勋常与志友来此店饮酒,待到洒酣耳热时,迸发满腔愤懑,痛骂腐朽的清政府,公开宣传民主革命,连县署幕客在座也无所顾忌。他还时常邀请一些路过武义的“草泽英雄”到该店饮酒交谈,人称此店为“梁山酒店”。在这种激奋的情绪中,刘耀勋迎来载入民主革命史册,也是自己青春生命的最后一年。
 
      光绪三十三年(1907)二月,秋瑾接替创办者徐锡麟,主持绍兴大通师范学堂。她联络金华、处州(丽水)、绍兴三府光复会党人,组织光复军,并联系驻杭新军,与徐锡麟等积极筹划浙皖武装起义,以推翻满清政府。秋瑾派出会党骨干、大通师范学堂司帐赵卓(即赵洪富,缙云人),到武义一带活动,住在周华昌的酒店。经周华昌介绍,刘耀勋与之结识。随后,刘耀勋专程赴绍兴面见秋瑾,加入光复会。
 
      刘耀勋得到秋瑾当面指教,民主革命思想渐趋成熟。他奋自责励,戒绝鸦片,热情地宣传民主革命思想,团结龙华会人员,投身革命活动。他在县城和白溪、履坦、下杨、黄坛等处设点联络革命志士,扩大革命队伍。
 
      四月,秋瑾骑马从金华到武义活动,授刘耀勋为参谋。秋瑾在武义活动时,由武义县城人王爱蕙出面招待。王爱蕙是绍兴人,其父侨居武义,毓秀女校创办人之一,曾绘制并义卖“水墨兰花”为光复会筹募经费。刘耀勋计划仿照大通学堂,在武义兴办体育学堂,招集百名学员进行学习训练,使之成为革命骨干队伍,因未获政府批准而搁浅。
 
      秋瑾领导的秘密组织,采取一种独特的组织结构方式,在多次联络会党的基础上,亲自拟订《光复军制》,用“光复汉族,大振国权”八字为记号,把光复会员和会党成员编为八个军,总称“光复军”;把各地会党人物统一编组为16级,以秋瑾的七律诗《阙题》“黄河源溯浙江潮,卫我中华汉族豪;莫使满胡留片甲,轩辕神胄是天骄”,前16个字分别代表16个等级。“黄”字为首领,推徐锡麟担任;“河”字为协领,由秋瑾担任;“源”字为分统,由各会党首领竺绍康、王金发、张恭等分任;“溯”字为参谋,由刘耀勋等分任;“浙”字以下为各级部长、副部长等。各级职员发给金戒作标记,金戒内镌刻表示职衔的那个字和英文字母。刘耀勋领得14枚金戒,分发给所属人员。还规定了军旗、军服、头布、肩章和胸带等。一支既能统一指挥,又可分头作战的武装起义大军初步形成。
 
      五月初,赵卓再次到武义,同周华昌商议起义事宜,推举刘耀勋为光复会党军武义督办。周华昌将龙华会巡风、江西籍侨居武义的箍桶工聂李唐推荐给赵卓,赵卓“令以所部听耀勋指挥”。秋瑾拟定的起义行动计划,定于五月二十六日,先由金华府起兵,处州响应;待引驻杭清军前往金华、处州镇压,省城空虚之际,绍兴义军立即空袭杭州,并由事先约定好的驻杭新军及学界中的革命党人为内应,里应外合,夺取杭城。如果攻杭未成,义军回绍兴,转赴金华、处州,出江西入安徽,与在安庆同时起义的徐锡麟会合,占两省要地,挥师进攻南京。刘耀勋接受任务后,起草《革命告条》,日夜进行起义的各项准备。
 
      五月十七日,周华昌等人在武义县城游行街市,发表革命演说。十九日,秋瑾发布的武装起义命令送达武义。当时,由于人员“仓猝招集”“军械未齐”,筹备工作遇到一些困难,刘耀勋即派周华昌去绍兴与秋瑾面议起义事宜。同时,将起义日期告知聂李唐,命令他做好戒备。然后,刘耀勋赴百里之外的宣平县城,面见金华龙华会副主张恭,商讨起义大计。
 
      未料,聂李唐“不戒于言”,在邻居中泄露了起义计划,一时风传全城。民众担心私家财物在战火中受损,纷纷拿到当铺典当,同时大量购买和储藏干粮、食盐等生活物资。在县城猛刮的抢购风,致使当铺倒闭,食盐断货,全城一片混乱。
 
      知县钱宝镕见风声紧迫,急电杭州请兵。省府立即起用革职参将沈棋山统兵前来镇压,逮捕聂李唐,从他家中搜出会党名单、旗帜、标布、号衣、革命告示等物。县署斩杀聂李唐,并悬赏缉拿刘耀勋、周华昌。
       刘耀勋十九日在宣平县城面见张恭,张恭估计清政府会派兵到武义镇压,认为应先下手为强,杀掉县官,提前举事。刘耀勋原本没有采纳张恭的建议,认为“二十六日乃军期,不可违”。由于当时紧张局势所迫,刘耀勋决定于五月二十一日凌晨起义。那日,刘耀勋率起义军三百余人进军武义县城,不料,满清政府军有备在先,双方在双路亭展开了激烈的遭遇战,因仓促应战,武器落后,伤亡惨重,起义失败。清政府画像通缉刘耀勋。之后,刘耀勋深知失败的后果要涉及周边,于是他前往绍兴禀报,不料在途径永康芝英的关卡中因雨伞有”刘三春”名字而识破被捕。解至县署后,知县钱宝镕坐堂审讯,沈棋山施严刑逼供,刘耀勋与之抗争,始终凛然不屈。
 
      五月二十二日,刘耀勋及随从共三人被押赴刑场。押游县城四门的途中,捆绑在囚轿上的刘耀勋一路疾呼“打倒满清政府”、“我是革命党,不是九龙教”、“好汉不怕死,怕死非好汉”,并向路边乡亲们说:“革命总是要流血的”、“再见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沿途市民纷纷泪下,叹息不已。就义于县城西门,头颅被悬于大南门之上。
 
      清代末期,武义的此次反清革命起义,因岁在丁未,史称“丁未武义风潮”。在这场战斗中殉难的革命党人士共24人。其中,武义籍17人:刘耀勋,字佐斋;汤有达,字商卿;陈连升,字廉臣;李宪章;徐性旺;邹维炳,字回寅;邹维田,字沾足;李金良;朱连风,字振纪;李嘉炳;何耀德,字修文;何耀松,字苍圃;李汉洪;陆春金;梅金桂,字秋浓;李汉章,字为勇;朱李旺。非武义籍7人:聂李唐,字春山,江西人;陶汉章,缙云人;陈董韶,字舜琴,永康人;陶士乔,缙云人;何李齐,丽水人;李维纶,字经斋,处州人;应秀卿,永康人。同时被清军无辜杀害的乡民(剩余组织)30余人。
 
      刘耀勋的同盟李梦霖(1871~1917),清溪沙场人,家贫苦读,秀才出身,刘耀勋遭捕杀后,他派邹克宽赴绍兴寻秋瑾,并部署党军抵制清兵。因被通缉而潜居温州5年。金华、处州两府光复军举事失败后,绍兴大通学堂于六月四日被清军包围,秋瑾被捕,两天后凌晨就义于绍兴轩亭口下。周华昌换姓易名,秘密活动于金华各地。
 
      光复会浙皖起义的失败,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一次挫折,然而在短暂的沉寂之后,新的革命高潮紧接着到来,波澜壮阔的辛亥革命大潮,终于摧毁清朝腐朽统治,使中国进入崭新的历史时期。宣统末年(1911),全国到处燃烧起革命烈火,清政府陷入四面楚歌之中。杭州全城于11月5日光复,7日建立浙江军政府。周华昌等金华龙华会的基本力量乘势复苏,纷纷在金华府所属各县揭竿而起,劝说金华府县官员自动解散撤出,6日金华光复。被捕关押江苏上元的张恭出狱,到金华担任民团团长,稳定了局势。25日,光复军和平接收处州府县。武义、宣平两县均“兵不血刃”实现光复。光复后的县级暂时主官是民事长(民政长),宣平县由当地绅士陶建勋担任;武义县主官首任为浦江人张梦魁。
 
      1912年夏,武义县署隆重举行刘耀勋追悼大会,武义县知事张梦魁宣读祭文,毓秀女校代表王爱蕙致悼词,慷慨陈词歌颂辛亥革命;浙江、金华、武义的各级官员,武义县士绅及各界代表,缙云、兰溪、永康等邻县代表纷纷送来挽联。会后,将刘耀勋及在那场战斗中牺牲的其他英烈的遗骸迁至城南双路亭福建山麓,并在墓前建立“刘三春烈士祠”,1984年迁墓于壶山西麓。
 
      刘三春烈士祭文:
     
      维
 
      中华民国元年岁次壬子仲夏月戊申朔越七日甲寅,主祭武义县知事张梦奎等,谨以庶羞清酌之奠,致祭于烈士佐斋先生之灵。曰:
 
      呜呼!先生遭世末流,睠怀宗国,愤建虏之专制,怅汉族之为奴,奔走风尘,广交豪杰。盘旋冲激,播百丈革命之潮;草檄驰陈,作三尸亡秦之举。齐田横党徒五百,方约皖浙以同兴;楚项羽子弟八千,会指幽燕而直捣。
 
      乃天不祚汉,运未亡胡。越国徐公,劫遭剖心之厄;镜湖秋侠,痛成断颈之悲。于斯时也,天日无光,风云变色,豺狼当道,狐鼠凭城。嗟虎伥多杀同胞,叹螳臂难挡车辙,英雄既无用其武,志士于以丧其元。
 
      然而血洒西门,功高东浙。铁锥一击,破碎祖龙之魂;炸弹几丸,惊醒睡狮之梦。七十二群雄排满,莫谓后死无人;四百兆併并力杀胡,卒使复仇有日尔。乃中华建设,大漠维新。锦绣河山,无数头颅购得;共和世界,尽是铁血换来。数元勋烈士之灵,公应首屈一指;读光复伟人之传,名当不朽千秋。呜呼!先生尚飨。
 
      1925年5月,清增生洪世英撰《刘佐斋先生传》,武义县商会会长应玉如、武义县参事孙其昌同校。当时,有“浅见者”訾议刘耀勋,认为武义光复义举的失败,影响到绍兴而致秋瑾断头,波及于安徽而致徐锡麟遭挖心,“东南革命之事业,几至为之停顿,岂非轻举妄动,误煞大事乎”。《刘佐斋先生传》对此作了批驳:“此以一时成败之见论英雄,而英雄之志节,直抱冤千古而莫白者也。况败于此者或成于彼,败于前者或成于后,败于我者或成于人,其成败相续之因果,有非一时所得解决者乎?故从事革命者,其心地最高洁,其操持最坚苦,其手段最激切,磊磊落落,轰轰烈烈,惟以振厉士气、激动人心为造因,一夫发难、全国影响为结果。……故自先生殉义以后,未几而有黄花岗之役,未几而有李琦被杀之役,未几而有辛亥革命成功之役。吾谓败于此而成于彼,败于前而成于后,败于我而成于人者,非以此乎?……孰曲孰直、孰是孰非,必有能辨之者矣。”传文赞曰:
 
      四海混浊,天眼冥朦;国乱民贫,呼吁莫通。杰士奋发,先丧厥躬;精诚所格,直达苍穹。荆卿虽醢,暴秦数终;敬业虽夷,牝朝易雄。亡国遗辙,历历相同;满清不悟,降此鞠凶。
 
      民国期间,社会各界贤达有挽联纪念刘耀勋,选录如下:
 
      武义县知事张梦魁:
 
      拼铁血以换共和,渺一介儒生,号召浙东子弟,天心不祚汉,怅皖江潮决越水波翻,云暗武川城,风雨悲秋同一哭;
 
      临骈首犹呼革命,想九霄毅魄,激扬汉北英雄,民气竟亡胡,看五族洽和中华璀璨,魂归壶麓墓,河山还我快重泉。
 
      武义财政科长、清廪生孙其昌:
 
      宁为侠死,耻为奴生,碧血溅西门,犹是声声呼革命;
 
      政既和成,国既民有,丹旟迎南郭,会看翊翊有英灵。
 
      原龙华会武义会主周华昌:
 
      起义在排清,千古壮怀期北伐;
 
      临刑呼革命,一腔热血溅西郊。
 
      浙江稽勋局调查、金华清举人张恭:
 
      东浙非用武之区,号召风云,联络闽皖,大丈夫具此雄心。争奈横决波涛韬光天日,荆榛遍周道,当与黄花岗上壮士齐名;
 
      西门既就义而后,俊杰驰驱,英豪奋发,诸同盟益多敢死。看今投诚满虏还我河山,秀丽换中华,为向青枫塞外招魂一哭。
 
      武义县执法科科长、清拔贡王树棠:
 
      泻满腔热血,建革命首功,就义西门,豪杰岂论成与败;
 
      为排满渠魁,作兴汉先烈,归魂南郭,精灵不冺死犹生。
 
      千家驹之父千秋鉴,1907年前曾在刘耀勋兼任校长的武义养正小学堂任教,他以“武义养正学校同事”的名义题联:
 
      联浙东志士,响应皖江,一举未成抱恨重泉心不死;
 
      起湖北义师,排除满虏,九泉可知欢呼大汉命维新。
 
      敬题挽联者还有清武举人陈万清、邑清庠生徐人凤、汪藩、顾华钟、王绍曾、王维翰,邑清廪生陈尔璋、陈尔寅、汪瑞桂,邑清廪生、民政科长徐丙炎,司法科石镜湖,警官徐俊英、徐绍元、夏必明,金华团练长程祖伊,浙江稽勋局调查永康沈英,缙云吕飞熊,兰溪光复会同人,乡友、族人李梦霖、刘佩贤等8人。从政府到民间,对刘耀勋烈士予以高评与敬仰。
 
      刘广兴说,这套家谱能流传下来,还有一段故事。据说“破四旧”时,所有的家谱都被堆到一起准备烧掉,当时的民兵连长是刘氏后人,偷偷拿回了一套《刘氏宗谱》藏在家里。上世纪80年代,民兵连长去世后,他妻子清理老房子楼道时,觉得这套破书没什么用处,从窗户里扔了出去。还好被另一户人家看到了,捡去藏了起来,这套家谱才得以保存。
 
      发现后,刘广兴向县博物馆、文化局、档案局等相关部门领导作了汇报。弥补珍贵的刘耀勋的材料,引起了县博物馆、文化局、档案局等部门的极大关注。《今日武义》《金华晚报》》《金华日报》等媒体也先后刊登了刘耀勋烈士事迹的大幅文章和照片,引起社会各界的较大反响。
 
      刘广兴虽也姓刘,但与刘耀勋烈士并没有血缘关系,只是在续编宗谱搜集资料中发现了大量刘耀勋的英勇事迹,深受感动之下,突发了“正道业绩不能忘怀,该作楷模启迪后人;缅怀革命英烈,誓愿鞠躬尽瘁”的设想。经刘广兴发动和联络,在2009年正式成立了以刘广兴、台湾武义同乡会会长章国锋为首的“刘耀勋烈士陈列馆筹建小组”,正式开展系列筹建工作。成员有俊林、添银、步好、忠富、忠心、尔昌、李芸、泓炜、广南、军武、松寿等。
 
      “刘耀勋烈士陈列馆”建设,一开始就得到了市县党政领导重视和海内外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金华市、武义县相关领导和有关部门等都对建馆计划作岀了相应的批复。旅台浙江同乡会理事长吴绍起、旅台武义同乡会理事长章国峰,武义旅台书法家徐旭阳等都以赠送书法文墨为援助添劲。西泠印社名誉副社长、秘书长吕国璋为陈列馆题字写匾。甚至连一位80多岁的老太都将摘茶叶得来的8000多元钱捐给了陈列馆,还有不少人愿意前来为建馆出力。带头人刘广兴更是以身作则,动员自家人和亲友捐款,连70多岁的老母亲许维珍都从赡养费中捐出了800元,甚是感人。众人拾柴火焰高,善举水昭日月明。在陈列馆建设过程中,共收到捐款捐物计100余万元, 刘耀勋睡过的花床、用过的书桌等实物10多件。
 
      刘广兴说,这张花床是从刘耀勋一个嫁到履坦镇中央湾村长女的后人捐献出来的。2009年,刘广兴又在刘耀勋的曾孙那里搜集到一张经李守初、涂志刚之手保存下来的刘耀勋唯一一张照。刘耀勋牺牲时41岁,留下一妻两女,他的兄弟就过继了一个儿子给他。这张拍摄于1903年的照片,一直被压在箱底,成为珍贵遗存。
 
      然而,事不经不知难。由民间自筹资金的陈列馆在建设过程中历经波折,这是刘广兴始料未及的。刘广兴说:“2009年7月,为宣传刘耀勋的革命事迹和武义的光荣史,他将资料在《武义日报》上刊登。刊出后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反响,纷纷来电来函要为其捐款捐遗物建陈列馆。他想这是一件大好事,并着手开始写报告跑部门,争取在辛亥革命100周年之际建成开馆。很快得到了县政府的支持和文化部门《关于同意修建刘大道、刘耀勋陈列馆的批复意见》的批复,同意在武义县芳华园内建造。为了与刘耀勋年代和芳华园内的建筑相匹配,刘广兴特意跑到永康买回了一栋应姓古祠堂材料。可一开工,接到县国土部门发来通知说北岭隧道上面是塌陷区,在那里建造容易出问题,于是只好停工,改在了芳华园后山的红线区域内。该区域处在半山腰,从山脚上去只有狭窄的羊肠小道。“车子无法直接将太多的建筑材料运上山。这是大家辛苦筹措的血汗钱,光人力搬运就得花去不少。”刘广兴在征求林业部门领导的同意下,决定铲宽山路,以便运送材料。就在动工两天时,森林派出所要求立即停工,原因是被砍的几棵小树没有经过正常审批,破坏林地,违反了相关法律。工程又就此停工。
 
      次年年初,“刘耀勋烈士陈列馆筹备小组”又进行了一次择址,选定了熟溪街道熟溪经济合作社石龙岗的一个山腰地块上,在与街道、村委会、承包人商量一致并付了相关费用后陈列馆重新动工建设。可是施工了20多天,工程又受到一批当地人的横行阻碍。在协调未果的情况下,陈列馆建设再一次被迫停工。
 
      “这3次选址、3年筹建花费了大家不少金钱和心力,工程屡次停工,还造成了部分露天堆放的建设材料被偷。”刘广兴回忆说,加上面对不停来电打听陈列馆进程消息的各界热心人士,更令刘广兴感到左右为难,心里堵得慌。当时是既着急又心痛,不吃不喝,整整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但刘广兴始终没有放弃,第四天,他又投入到了建设陈列馆的工作中。2012年3月,筹备组骨干刘添银提议将馆建在他们承包的胡柚基地仓库里。2013年7月在当地村领导的同意下和股东尔昌、正兴的大力支持下,经过一系列的手续后,陈列馆工程又重新启动。为建“刘耀勋烈士陈列馆”,不辜负海内外众多名人志士的关注和帮助,刘广兴还于2013年10月19日,驾车与尔昌、广南、泓炜等人,自己主动贴钱、贴力,历时两天,行程691公里外出绍兴秋瑾故居纪念馆,湖州陈英烈士故居纪念馆等处参观取经和收集有关资料等等,竭尽全力,为办好管好刘耀勋烈士陈列馆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刘广兴原来办了个装修公司,年收入有20多万元。但毅然扔下公司不管,5年“不务正业”,全身心地投入到收集英烈资料,筹建“刘耀勋烈士陈列馆”的事务中,为此他还戒了烟,把省下的钱投入建馆之中。功夫不负有心人,经多年奔走筹措,2014年清明节,“刘耀勋烈士陈列馆”终于在县城中盛路落成开馆,并一直免费供后人参观瞻仰。
 
      “刘耀勋烈士陈列馆”占地千余平方米,围绕着刘耀勋烈士生前丰富多彩的人生轨迹布展,所藏以原始材料为主,生动展示了刘耀勋生平及历史功绩。同时也陈列着孙中山、秋瑾等烈士的革命事迹。展馆内,每一份历史记录,都勾画出了革命志士艰苦卓绝的奋斗历程;每一张烈士遗像,都警醒鼓舞后人追忆历史,追思过往,不忘初心。年近九十的省委离休干部刘德昌参加了开馆仪式,并为纪念馆送上2000元的捐款。刘广兴说,老刘已经不止一次为纪念馆筹资了,而且每一次捐助的数额都不算小。原浙江省新闻出版总局副局长涂飞炜参观了陈列馆后表示,非常高兴看到有人在做这件有意义的事情。
 
      “刘耀勋烈士陈列馆”虽地方偏僻,场馆简陋,设施落后,但开馆以来,前来参观的武警部队官兵、中小学学生、社会各界人士等,累计已达数万人,起到了良好的爱国主义,革命文化宣传效果。陈列馆名副其实地成为了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新基地。刘广兴本人也在阿里巴巴集团公益组织为弘扬精神文明建设,在全国开展“寻找最美家乡人”评选活动中入围获奖。
 
      陈列馆建成至今,刘广兴一直对 “一门两烈士”——刘耀勋、刘大道的史料事迹进行补充,以更充分发掘和利用这一资源,使陈列馆的教育价值得以充分发挥和传承。现在的“刘耀勋烈士陈列馆”中,已增添了明朝时期武义抗倭英雄刘大道的生平事迹。
 
 
      注:此文部分资料来自朱连法、徐策、汤瑞连先生的相关文章。


  文章来源:刘广兴与刘耀勋烈士陈列馆的故事_一线聚焦

  http://www.fzjdv.com/renwu/20200510/4225.html


都市头条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都市头条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都市头条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都市头条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都市头条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都市头条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都市头条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都市头条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都市头条网不负责任。


6.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


7. 联系邮箱:402198961@qq.com 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